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卧船头天在水,半在红尘半为仙

 
 
 

日志

 
 

【榜样】《〈沮江随笔〉注译》序 周德富  

2013-04-08 17:44: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胡哥感言:从之前考证《围炉夜话》的作者,到如今出版《〈沮江随笔〉注译》,湖北枝江一中的特级教师周德富先生一头扎入区域文化源流的研究,乐此不疲,越做越有滋味。今日细读该书序言,旁征博引,彰显迷人的学者气质。这等为人与为学风范,令人肃然起敬!特录文于此,以激励心志!

 

      

【榜样】《〈沮江随笔〉注译》序 周德富 - 心桥 - 永远的心心桥

      说到朱锡绶,人们比较熟悉的是他的《幽梦续影》。《幽梦续影》是一本与被誉为“中国古代三大处世奇书”的《菜根谭》《围炉夜话》《小窗幽记》同属一类的清言小品。它自问世之后即广为流传,被《清史稿》收录,是清言小品中为数不多的被正史收录的书。早在1862年他的门生潘祖荫在其《滂喜斋丛书》中就收录了《幽梦续影》(此丛书在1878年、1881年先后再版),1883年葛元煦所辑《啸园丛书》、1911年中国图书公司和记出版的《古今说部丛书》(此书1915曾再版)也收录了《幽梦续影》,1923年上海有正书局将其与明代张潮的著名清言小品《幽梦影》合印。1992年钱行将其与《幽梦影》、郑逸梅的《幽梦新影》合在一起加注,称《幽梦三影》,由湖北人民出版社出版,这是《幽梦续影》建国后的第一次出版。1995年陈铭又将其与张潮的《幽梦影》、陈继儒的《小窗幽记》、沈复的《浮生六记》合在一起出版,称《幽兰珍丛》。96年之后先后有十多家出版社出版了《幽梦续影》的单行本或合印本。足见其影响巨大。
      其实朱锡绶的作品并非仅此一本,另有《沮江随笔》二卷,《疏兰仙馆诗集》四卷,《疏兰仙馆诗续集》六卷,《疏兰仙馆诗再续集》四卷,只是因为这些书1890年以后再未刊印,现在仅有中国国家图书馆、首都图书馆等极少数图书馆有清代刻本。因此不要说一般读者,就是很多研究者也很难看到。
       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周作人先生曾有机会读过朱锡绶的《沮江随笔》,并写有一篇书评。收入1941年、1944年新民印书馆先后出版的周作人的自编文集《书房一角》中,后收入《知堂书话》、《周作人集》中。现抄录于此。
       《沮江随笔》二卷,朱锡绶著,前有咸丰八年盛征琪序,盖朱氏为湖北远安县知县时记所见闻也,内容与文笔均佳,可为此类笔记中之佳作。卷下《白菜》一则中有云:“余《幽梦续影》有云‘真嗜茶者神清,真嗜菜根者志远’。粟影师赠句云‘神清半为编茶录,志远真能咬菜根’。”。因从《啸园丛书》取《幽梦续影》查阅,此即是第一则,粟影所拟赠楹帖亦在,惟“咬”字作“嗜”。前有潘祖荫序云:“吾师镇洋朱先生名锡绶,字撷筠,盛君大士高足弟子也,著作甚富,屡困名场,后作令湖北,不为上官所知,郁郁以殁。先生诗集已刊,板毁于火,他著作亦不存,仅从亲知传写,得此一编,原题曰《幽梦续影》。”潘君之意对于此绮语小言似颇不满,惟以不忍使其语言文字无一二存于世间,辄为镂板,以贻胜流,而未知其早有《随笔》之刻,亦大可惜。
       序作于光绪戊寅,随笔当刊于咸丰戊午,盖在二十四年前也。潘序称其字撷筠,《随笔》则署啸筠,盛序作小云,当不误,或初字撷筠后乃为作啸筠欤。盛征琪为大士之子,《随笔》卷上《巨瓠》末有注云“盛稚兰,表兄,名征琪,蕴素师之才子也,时同客楚北”,然则大士又当是朱氏之舅父也。
(三十年三月廿二日)
       朱氏《疏兰仙馆诗集》四册,现有光绪三年丁丑重刊本,有潘祖荫同治十三年序,盖是为原刊本所作。《幽梦续影》潘序作于光绪四年,乃亦未知诗集重刊之事,可见当时消息殊不灵通也。编校时附记。
       关于朱锡绶的生平,前人留下的资料不多,更不系统。上述文字告诉了我们一些重要信息。盛大士是朱锡绶的老师,也是他的舅舅。《沮江随笔》中一再提及的盛稚兰(盛征琪)即为其子。而查有关资料可知,盛大士是清代著名画家、诗人。字子履,号逸云、兰簃外史、兰畦道人,江苏镇洋人。仁宗嘉庆五年举人,山阳教谕。钱大昕弟子。学问淹雅,诗画俱佳。夙好六法,壮岁始习皴染。山水宗王原祁,落落有大家风范,为娄东正派。尝作《烟浔云峤图》卷,苍莽深秀;《灵芬馆图》,萧疏幽旷。其诗“盘薄郁积,媪蝙萎蕤,纵恣自喜,出入昌黎、昌谷而时逶迤于欧、梅、范、陆间”(《海天琴思录》)。传世作品有《疏林远岫图》,著有《蕴愫阁集》、《琴竹山房乐府》、《溪山卧游录》、《泉史》。朱锡绶师出名门,师者又是其舅父,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自不待言。
       查同治《东湖县志》、光绪《荆州府志》、同治《远安县志》、光绪《黄州府志》等方志,参阅《中国古代名人录》和《清画家诗史》(此书为光绪年间李浚之所著)等书,并据他的全部存世作品可知:
朱锡绶,字啸筠、筱云、小云,又作撷筠、啸筼,号弁山草衣,江苏镇洋人(今属太仓市)。生于嘉庆二十四年(公元1819年),卒于同治九年(公元1870年)。道光二十六年(公元1846年)27岁时中举。道光二十七年(公元1847年)、咸丰二年(公元1852年)两次参加进士考,均落第。咸丰四年(公元1854年)的夏天,以“拣发”到湖北任职,从此开始了他的仕途生涯。他到湖北后,于咸丰五年任东湖(今宜昌)县令,六年任江陵县令,七年任远安县令,八年至十一年任枝江县令。后因有病,请假离职。由于对王永彬的仰慕,朱氏便侨居于王永彬的家乡湖北枝江石门坎(今属宜都枝城镇余家桥村)。直到同治六年,为生计所迫,才再度出仕,任安陆县令,七年任黄安(今红安)县令。同治八年病重。同治九年去世。
       朱锡绶著有多部作品,现存世的有清言小品《幽梦续影》一卷,写于1851年前后;随笔小品《沮江随笔》二卷,写于任职远安期间;《疏兰仙馆诗集》四卷、《疏兰仙馆诗续集》六卷、《疏兰仙馆诗再续集》四卷,写于一生的不同时期。朱锡绶另有《二典稽疑》,写于道光二十五年(公元1845年)前后;《离骚读法》,写于同治三年(1864年)前后;《沮江唱和集》二卷;《筱园乐府》一卷。这四部书可能未刊,也可能是后来丢失,也有可能并入其他集中,现已不得而知。任职远安和黄安时还组织编修了《远安县志》、《黄安县志》(首卷)。
       朱锡绶在远安、枝江任县令期间,颇有政绩。据同治五年《远安县志》所收朱承绪《啸筠朱公除完粮积弊碑》:“今年夏,各宪定钱漕新章,痛除包征包解积弊。侧闻他邑均有难色,而公适来吾邑,开征之始,悉裁浮费,不滥一丝。串票一纸,旧取二十四钱。兹准士民呈请,每纸准以十钱。且向之包厘为分、包毫为厘者,一概禁之。亲征亲解。终岁无追呼声。民感其仁,莫不踊跃输将(指交税),且讴歌而颂祷者于巷于途焉。公爱民造士诸惠政,指不胜屈,而薄赋一节尤为损上益下,以抚字为催科,真无忝于为民父母矣。里中绅耆,议勒石以垂永久,并冀他日官斯土者,遵其法而不变则。”
        据同治五年《枝江县志》卷之三记载:“(咸丰)八年,县令朱锡绶督率洲(指百里洲)民,通力合作,将次告成(指上百里洲江堤),十年,大水,功亏一篑。此前后数百年洲堤之大略也。”又据《荆州府志》卷之七十六载:“(咸丰十年)五月枝江大雨如注,日夜不止,江水大涨,二十五日夜,西门城决,水灌城,至东门涌出大江,民舍漂没殆尽,淹渍二十余日,灾民嗷嗷。知县朱锡绶竭力拯济,劝殷富出钱米以赈,活人无算。”
       笔者近年在破解《围炉夜话》作者王永彬的身世之谜时,无意中从王永彬的后人手中得到了一些学界从来就无人知道的极其珍贵的材料,其中也有写到朱锡绶的。此书为王永彬的曾孙晚清秀才王应门(字礼贞,生于1873年)亲手抄录的一本线装书。此书没有书名,封面有“采访王礼贞”字样,封面的下端是王礼贞的印章。该书收有王永彬的传记和墓志等重要史料。传记为王永彬的同郡文友,当时湖北学界领袖、著名的文人、被《清史稿》称为“独步江汉五十年”的湖北监利(今属洪湖)进士王柏心所写,墓志为当时名流、彝陵著名诗人罗应箕所写。现录于此:
      “邑侯啸筼朱公,耳公名,虚心延揽,公感其意,始造谒。自是,非公不至,朱公益重之。后朱公乞病,侨居是邦,与公结邻,欢洽无间。”(王柏心《勅授修职郎宜山王公传》)。
      “邑明府朱公啸筼,耳公名,甫下车,即造庐咨访,又函召。先生与予至署,流连唱和,敬礼有加。忽喟然叹曰:‘宜翁华实并茂人也,何当铸金事之!’其见重如此然。”(罗应箕《勅授修职郎王公宜山墓志》)。
这几段文字在官方方志中也得到了验证。光绪《荆州府志》有一段类似记载:
     “王永彬,字宜山,岁贡生,性孝友,隐居教授。邑令朱锡绶耳其名,虚心造访,永彬凿坯而遁。著有《帝统年表》《围炉夜话》《格言集句》,两次与修县志,年七十八卒。”
       综合上述几段文字,我们不难看出朱锡绶诚心求贤,他一到任即去拜访王永彬。造庐不见,又反复“函召”。王永彬终于被其诚心感动,前去拜访了朱锡绶一次。但他们最初的交往并不密切,因为王永彬是非公事绝不至官府,不过这反而赢得了朱锡绶更大的敬重。后来的交往显然就频繁多了。王永彬不仅自己前往朱锡绶的官府,还常常把朋友罗应箕也一并带去。他们在那里吟诗作赋,“流连唱和”。随着交往的加深,朱锡绶对王永彬的了解更加全面,自然得出了“宜翁华实并茂人也”的结论,甚至觉得应当铸像加以供奉。“何当”,此处为“合当,应当”讲。铸金,指以铜、锡等金属铸像供奉以示敬重,其源为赵晔《吴越春秋•勾践伐吴外传》:“越王乃使良工铸金,象范蠡之形,置之坐侧,朝夕论政。”可能是“何当铸金事之”的想法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强烈,以至朱锡绶有了一个大大出乎一般人想法的举动——以有病为由提前退休,然后将家搬到了王永彬的家乡石门村(今属宜都枝城镇余家桥村,过去属枝江),结庐在王永彬家旁,与王永彬做起了邻居。非常令人惊喜的是朱锡绶这栋房子居然还在,虽然只剩下一面墙体和一块“紫阳书院”(朱锡绶将此宅命名为“紫阳书院”,刻石嵌于门斗之上)碑刻了,但足以引起我们无限的遐想。
        王应门亲手抄录的那本线装书中还有一篇《海琴公七十寿序》,是江陵人徐德精(蔗园)所写,文中有相关记载:“邑饥,明府朱公请劝贷粟,先生(注:指王永彬的大儿子王海琴)竭诚劻勷(注:劻勷即匡襄,辅佐帮助),邑无饥人。”这段文字不仅告诉了我们王海琴慷慨好施,而且也表现了朱锡绶的勤政爱民,很好地佐证了前述《枝江县志》《荆州府志》的相关记载。
      《沮江随笔》的内容大致可分这样几类:
        一、表现文人雅士的情趣情调和他个人的兴趣爱好。
        这种情趣的表达,有的借事,如《朱阜》《筱园》《听凤吟楼》《唱和诗》《青溪泉》;有的借物,如《水仙》《梅花》《玫瑰》《兰蕙》《竹盆》;有的直述自己的爱好习性,如《樱笋》《笋》。
        二、描写远安的山川河流、美景奇观。
       这类作品以描写远安的自然山水为主,如《鸣凤》《鹿溪岭》《鹿苑寺》《苦竹》《青溪》《孔稚圭诗》《包巾寨》《游仙》《阳洞》《观音洞》《木瓜铺诸山》《溪云》《龙洞》《仙女洞》《芝兰洞冰柱》《蜡抱槐》《古柏》。这些作品描写细腻,生动传神,常常把人带入如诗如画的意境中,给人置身世外桃源般的感觉。
        三、追溯远安的历史,讲述远安的传说。
       这之中,有宗教人物的传说,如《龙女祠》《龙女》《祖遇》《慧远》《卧云》《了机》《郄僧》;有历史人物的传说,如《五曲》《鬼谷洞》《镜听》《袁公遇仙》《法华台》《宋素我》;有地名的由来,如《罗汉谷》《回马坡》《什冢》《辗转山》《王虎山》;有历史文物和历史事件的记录,如《汉砖》《黄泥坳石碣》《县志》。读完之后,读者能感受到远安历史的厚重。
      四、再现远安的贫穷、落后、战难、灾异。
      《穴山》《户口》《孙膑寨》《祷雪》《衣火》《百井山》《牡丹冬花》《飞水》《刘猛将军》《雨冰》《南沟》等作品记载了远安的雪灾、蝗灾、战乱,让我们看到了在那个动荡时代身处深山中的民众生活的艰难。
       五、介绍远安的珍奇异宝、特定物产。
       书中介绍奇石的篇章尤多,如《石燕》《笋石》《翠石白石》《锺乳》《温凉石》《石臼》《文石》《宝华寺石鼎》;介绍动物的有《白蝙蝠》《人鱼》《虎啸》《橘蠹》《鼻中虫》《幸胡》;介绍土特产的有《青溪泉》《凤山茶》《西山甜雪》《一枝夸》《朱橘》《蜜枣》《白菜》《牡丹》。从这些介绍中可看出远安的物产丰饶。
      六、介绍远安人的生产生活,民风民俗。
     《捻绸》《堰水》《夜红山》让读者看到了远安的生产和贸易,《崔氏山庄》《中秋过礼》《送秋》让人看到了远安人的习俗和民风,《狮戏》让人看到了远安人的娱乐方式,《沮江书院》让人看到了远安人的读书应考。
        七、讴歌远安特别的人,挖掘远安人的精神世界。
       有节妇孝子这样的道德模范,如《方孝子》《陈节妇》《萧节妇》;有讲究气节的义士或寄情山水的达人,如《简节愍》《锦浪园》《临沮散人》《待月楼》;还有行为诡异的奇人,如《朱风子》;另有长寿老人、能工巧匠,如《百岁妇》《竹器》。
       八、抒发人生感悟,阐发人生哲理。
      《蛙异》《巨瓠》是意在告诉人们为人处世的道理,《望水白》《愚溪》《锦鸡》《平远山》《鸣凤山》《梅花》或表达自己的“吏隐之乐”,或借他人酒杯浇自己块垒,表达自己的人生感慨。
    《沮江随笔》的艺术成就最值得称道的有这么几点:
       一是短小简洁,故事性强。
     全书114则,才两万多字,每则平均还不到200字。有话则长,无话则短,言之有物,且以叙述描写为主,故事性强,极少空洞说教和议论,能吸引读者。有一些作品是对《远安县志》等书相关内容的的改写,但比原作均简洁而生动。读者不妨比较一下《袁公遇仙》与《逸史》上的相关记载,前者的简洁而生动是后者无法能比的。
      二是亦真亦幻的传奇手法。
    《沮江随笔》的不少篇章类似《聊斋志异》,在有关记载或民间传说的基础上,通过“设幻语”的虚构手法,完成一个个委婉曲折、优美动人的传奇故事,最典型的就是《朱风子》和《袁公遇仙》。远安历史上也许确有这两个人,这两个人也许确有一些特别的经历或不同常人的地方,但绝对没有这样离奇。
     三是言此意彼的比兴手法。
    朱锡绶常常用夸张的手法将他所经历的事加以提炼加工,变成一个个类似寓言的故事,在结尾处用一两句话揭示某种道理或教训,以达到劝诫、教育或讽刺的目的。所叙之事虽有生活的影子,但作者往往要“添枝加叶”,常常借题发挥,伸发开去。比如《蛙异》实际表达的是对待小人的态度。《锦鸡》真正目的是宣传仁、礼、义、信、智的人生要义。
     另有一类作品是亦此亦彼。像《溪云》主要是描绘溪云的奇妙变化,同时也告诉读者富贵如浮云的道理;《西山雪梨》在介绍远安特有的这种梨子的同时,还在嘲讽没有真才实学的“名士”,抒发有才之士无人赏识、无用武之地的苦闷。
    四是注重引用,诗文结合。
    在随笔散文中大量引用诗歌,加上多用四字句,使得行文长短结合,整散结合,朗朗上口,有节奏,有韵律,又富于变化。朱锡特别喜欢引用自己和身边文友的诗歌,使语言的张力增大,显得言短意丰,还增加了文章的真实性和亲切感。
     最后就《沮江随笔》的点校注译作几点说明:
      一、关于版本。笔者是据清光绪十六年(1890)羊城刻本作的点校注译。此版本字迹清楚,但异体字或刻版变形、避讳变形的字较多,加之朱锡绶原作用了一些生僻字,辨认起来有一定难度。对此,我借助专门的工具,比如《在线字典》的手写输入系统和《繁难字库生僻字大全》等较好地解决了这一问题。
     二、关于注释。我作注时注意了两点:一是对极少数未弄清楚的字词,不妄解,不曲解,暂付阙如;二是注解时补充了一些例句,主要是考虑到阅读本书的还有一部分是从事相关研究的专业人员,这样可减少他们的翻检之苦。
      三、关于译文。翻译时我力争做到严复当年所说的“信”“达”“雅”。我给自己提的要求是,不能仅仅满足于把文章的意思翻译出来,而应首先做到字字落实,确保一点信息都不遗漏,也不随意增加其他意思;然后将句子翻译通顺,确保符合现代汉语的语法规律,不出语病;最后,尽可能翻得通俗而又生动,尽可能保留原作的风格特点。最终呈现给读者的也许并未达到这种效果,但我在翻译的过程中一直在朝这一目标努力。
     四、关于附录。有些篇目后列有附录,是作为对朱锡绶文章的补充。这些附录有的是朱锡绶在相关文中提到的诗或文。朱文中往往只提到篇名或其中的一两个句子,附录便将相关诗或文的全文附上,便于读者对其有完整了解。有的是与朱锡绶的相关文章所写内容相同的作品,比如写同一个岩洞、同一寺庙,或同一人物的其他人的作品。便于读者据此对相关景物、相关人事有更全面、更深入的了解。“附录”后一般有我的按语。“沱江小舟按”写法较为灵活,有的是介绍作者,有的是评点附录的内容,有的是评点附录的写作技巧,有的是介绍相关史料的研究价值,有的是提出阅读的建议,有的是阐发相关史料的现实意义。总之,是帮助读者充分认识这些附录,并最大限度的用好这些附录。需要说明的是这些附录有的是从因特网上找来,有的是从古代《远安县志》《夷陵州志》《荆州府志》和远安周边县市的古县志上找来,有的是从市面上早已绝迹的古代文人诗文作品集中找来,有的是从民间收藏者手中得来。不少资料十分难得,也十分珍贵。比如,沈起凤叙述詹应甲与姚磬儿事迹的《谐铎•死嫁》;再比如,“卧云洞”三字的题写者元代“中书省右丞”史杠的墓志,还有周柳溪、王永彬、罗应簸三人的书法真迹等,都是极有价值的。
       有机会读到这本《〈沮江随笔〉点校注译》的读者,要是因而充分认识了远安,认识了远安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充分认识了远安的过去,并进而认识了远安的现在,从而为远安感到骄傲和自豪,作为编者,那将是我们莫大的欣慰。

2012年8月3日枝江周德富书于沱江之滨


  评论这张
 
阅读(47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