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卧船头天在水,半在红尘半为仙

 
 
 

日志

 
 

【君子】带一本童话去流浪  

2012-10-03 10:15: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带一本童话去流浪

人到中年,走了一些路,经了一些事,遇到了一些人,想了一些问题………你渐渐成为了一个有故事的人。于是,被生命深处的一个声音呼唤着,你会情不自禁地回过头去反反复复重新研读一些书。因为你渐悟:其实,许多生命的密码,早就被那些杰出的作家,藏在了他们的作品中。你曾经和未来的行走,不过就是一种解码。

于我,比如《安徒生童话》。

2009年,我又一次站在了生命的十字路口:是留在老家,还是到别的地方寻求新的生命体验?

选择很艰难。

几乎所有的亲人师长朋友都反对我的新计划。我理解他们!我“流浪”的次数已经太多了。从乡镇到县城,再从县城到市区,在现行的体制下谋求工作调动,每一次都有飞蛾扑火般的悲壮,留下的都是血迹斑斑伤痕累累。现在好不容易安定下来,工作家庭样样顺心,事业发展一片大好。我也不再年轻,该享受生活,享受前半辈子的奋斗成果了。在这个关头,却要放弃一切,到一个高竞争高压力的陌生城市重新开始,代价太大,风险太大!

反对得最激烈的是父亲。情急之中,他跳起来骂了我这个不听话的女儿一句:

“你简直是在发疯!”

我悚然一惊。

这话何其熟悉!

我默默地回到书房,翻开《安徒生童话》,翻到《丑小鸭》。

这是我的枕边书。从小到大,我总被什么牵引着,一次一次地去读安徒生,读《丑小鸭》。这本童话书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吸引力,我却朦胧着。

是,丑小鸭也被人骂过“你简直是疯了”,骂它的人是一只老母鸡。

《丑小鸭》本质上就是一个生命逃亡的故事。小鸭子也可以不逃,可以选择苟活。但它不。在逃亡过程当中它也遭遇过安全和温饱的诱惑。他完全有机会可以放弃逃跑,在有一只母鸡和猫的“老太婆的茅屋中”中留下来。这只鸡和猫对它相对友好。丑小鸭明白,即使它学不会“下蛋、咪咪叫、拱起背发出火花”的本事,但只要能够练出讨好主人的法子,它就可以在这间小茅屋中安身下来。

但丑小鸭不,安徒生这样写它:

小鸭坐在一个墙角里,心情非常不好。这时他想起了新鲜空气和太阳光。他觉得有一种奇怪的渴望:他想到水里去游泳。

“我想我还是走到广大的世界上去好,”小鸭说。

于是,母鸡毫不留情地诅咒它:

“你简直是在发疯!”

是了,就是这句话了!在父亲骂我的那一瞬间,我忽然明白了,我为什么一直迷恋安徒生童话,迷恋《丑小鸭》这个古老的童话故事了。

因为我同时想起来另外两个童话故事:米切尔《犟龟》、严文井《小溪流的歌》。和丑小鸭一样,犟龟和小溪流也是因为坚持和执着最后成就了自我的童话形象。在课堂上,我和学生讨论过它们。孩子们都最喜欢丑小鸭,认为它是最有魅力和生命力的一个。但原因却一直语焉不详。此刻,我突然明晰:犟龟的目标是参加狮王27世的婚礼,这个目标清清楚楚,所以犟龟的行动纲领也清清楚楚,那就是排除万难执着于这个目标,天崩地裂也不改变。小溪流也一样,它的目标就是“向前再向前”,壮大自己再壮大自己。比起他们,丑小鸭就惨得多了,他不仅不知道自己未来将是高贵的白天鹅,而且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目标在哪里。他只是靠着一种生命的本能在不断逃亡。目标的不确定甚至无目标让丑小鸭的逃亡之路真正充满了隐喻。而这点,和我们普通人的生命处境多么相似啊! 并无明确的辉煌前景做出保证的行走,靠的是世界本身的吸引力量和不断地释放自己生命本能的力量。我们从丑小鸭的形象中照见了真实的人生和真实的自我。

所以,丑小鸭成为了经典中的经典。

我大悟,不再彷徨:决定放弃一切,选择远行。

在心灵手记中,我这样写到:

我相信,未来仅与想象力有关。只要想象力能够触及的角落,我们的生活就能抵达那种深度。

我们需要最朴素的生活和最遥远的梦想,即使明天天寒地冻,路远马亡。

于是,我重新上路,继续流浪,带着一本永远的《安徒生童话》。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