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卧船头天在水,半在红尘半为仙

 
 
 

日志

 
 

【芳芳】苏武的异国婚姻  

2012-05-31 17:28: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一个星期在讲《苏武传》。

学生最感兴趣的是苏武的异国婚姻。

苏武有过两段婚姻。

他的结发妻子是汉人。苏武的忠义刚烈家喻户晓,但他出使匈奴之前写给妻子的一首诗却柔情缱绻,令人动容。

留别妻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欢娱在今夕,嬿婉及良时。

征夫怀远路,起视夜何其?

参辰皆已没,去去从此辞。

行役在战场,相见未有期。

握手一长叹,泪为生别滋。

努力爱春华,莫忘欢乐时。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诗中能看出苏武与他的结发妻子之间的恩爱深情,也能看出他强烈的使命感:一方面恋恋不舍,良宵苦短;一方面又时刻惦记着出发怕误了时辰,不断起身察看夜色。一发现星辰全部隐没,天将放晓,就急急地辞别上路了。“去去”二字很有形象感,似乎能看到苏武一边穿鞋一边对妻子说:走了走了,再不走来不及了!此刻一别,奔赴沙场,重逢不知在何时!握着妻子的手,一声长叹,潸然泪下:“生别”比“死离”更痛啊!

仓央嘉措突然被公布为入主布达拉宫坐上黄教六世达赖的宝座的人选时,曾为他热恋的姑娘写下了这样一首诗:图章盖在纸上/何尝会懂人言/信义相爱之印/盖在各人心坎/问声心爱的人/可作终身伴侣?/他道:“除非死别/活着永不分离”!

仓央嘉措当然还是走了。除非死别,绝不生离的誓言,只是一番痴话。

苏武此刻的心情应该也跟仓央嘉措有些类似吧。拿什么来安慰泪如雨下的妻子呢?好好享受春天吧,不要忘了我们过去的欢乐时光。曾经的美好记忆成了现在唯一的安慰。可怜的女人必须守着回忆活下去,跟三个孩子一起。为了安慰妻子,他对她说:只要我活着,就一定会回到你身边!如果我死了,我也会怀着对你永恒的思念离开这个世界。

和林觉民的《与妻书》一样,这不独是一封家书或是情书,同时也是一首政治抒情诗,表达了苏武报效天子、为国献身的豪迈决心。

到了匈奴后的苏武,很快就被扣押。在匈奴的十九年,我们只看见他舍生取义,啮雪茹毛,威武不屈,富贵不淫,贫贱不移,矢志不渝。无论是卫律的杀鸡骇猴、现身说法、软硬兼施,还是李陵的苦口婆心、动之以情、晓之以理,都未能使他动摇。实可谓“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

然而忠义如苏武,刚烈如苏武,坚韧如苏武,拒绝了匈奴的荣华富贵,却为何没能拒绝匈奴的女人?

关于苏武的异国婚姻,班固的记载十分简略(一笔带过)也十分隐讳(涉及到皇帝的询问才不得不提及):

武来归明年,上官桀、子安与桑弘羊及燕王、盖主谋反。武子男元与安有谋,坐死。
  武年老,子前坐事死,上闵之,问左右:“武在匈奴久,岂有子乎?”武因平恩侯自白:“前发匈奴时,胡妇适产一子通国,有声问来,愿因使者致金帛赎之。”上许焉。后通国随使者至,上以为郎。

《汉书》卷五十四)

苏武归汉第二年,上官桀、子安与桑弘羊及燕王、盖主谋反,苏武的儿子苏元因参与上官安的阴谋而被处死,苏武也被免去官职。

过了几年,昭帝死了。苏武参与了谋立宣帝的计划,宣帝即位后对苏武十分优宠。皇后的父亲和舅舅、车骑将军、丞相、御史大夫等人,都很敬重苏武。苏武年老之后,皇帝怜悯他老年丧子,便问左右:“苏武在匈奴这么久,有儿子吗?”苏武通过皇后的父亲平恩侯向宣帝说:“以前在匈奴发配时,娶的匈奴妇人正好生了一个儿子,名字叫通国,最近有关于他的消息传来,想通过汉使者送去金银、丝绸,把男孩赎回来。”皇帝答应了。后来通国随汉使者回到了汉朝,皇帝让他做了郎官。

这是《汉书》中的记载。

明太子萧统的《文选》中收录了李陵写给回汉后的苏武的一封回信:《李少卿答苏武书》,这封信后来被《古文观止》收录。最后一段有这么一句:“足下胤子无恙,勿以为念。”虽然从唐代起就有人认为这封信是后人假托李陵而写,连苏东坡也认为是齐梁间人所作。但,即使是假托,也源于《汉书》中这一记载的真实源头。

《汉书》中这一笔简约而朦胧的记载,给予了人们广阔的想象空间,于是,甘肃省民勤县至今还流传着这样一个民间故事:

苏武的匈奴妻子是匈奴右贤王的掌上明珠红嫒公主,民勤县有一个牧业乡叫花儿园,传说中就是红嫒公主的梅花鹿牧场。苏武和红嫒公主成家后,过上了太平日子。苏武从此汉冠儒服,整日给匈奴后生和丝路商人教习汉语汉医,医治各色疑难杂病,翻译各族各国语言,不再早起晚归去牧放羝羊。红嫒则穿一袭黑色豹皮战袍,骑一匹枣红色天马,放牧牛羊,弯弓射雕,拉网搜狐,仗义接济穷途商旅,行侠诛杀丝路强贼。腾格里海子休屠泽方圆数千里,到处传颂着苏武红嫒夫妇行侠仗义的故事。后来汉室得知苏武尚在人世,就派使者营救。汉使为完成皇上使命,只将苏武秘密接回长安。红嫒公主悲愤欲绝,遥望长安,流泪悲鸣,最后化作了一个奇异的动物——骆驼,隐身于红嫒山,即今当地有名的红崖山。

而京剧《苏武牧羊》也在剧中设置了这样一个角色:胡阿云(从字面上看就是一个叫“阿云”的胡人),一个顽皮可爱、性格刚烈的番邦女子。在戏曲里她是匈奴大平章胡克丹的女儿,年轻漂亮又聪明伶俐,因为敬慕苏武“忠于汉室,威武不屈”“是个有节有志、顶天立地的奇男子”,她金殿之上拒做青年单于的贵妃,北海岸边她求作两鬓苍苍的苏武的妻子,她深明大义,敢说敢为。尽管是个胡女,却愿意为了汉人丈夫牺牲一切,最后因为不能和丈夫同归汉朝而伏剑自刎。

那么《汉书》所载有无可能是虚构呢?史书未必一定能如实纪录历史,中国王朝历史的真实性一直受到质疑,被指是统治者的治国工具。刘知几称之:“自战国以下,辞人属文,皆伪立客主,假相酬答。”即便在现代,亦难免如此。

胡适也说:“实在是我们自己改造过的实在。这个实在里面含有无数人造的分子。实在是一个很服从的女孩子,她百依百顺地由我们替她涂抹起来,装扮起来。好比一块大理石到了我们手里,由我们雕成什么像。”(《胡适作品集》第四集,台湾远流出版公司,1986年10月)

但是,我们发现,班固恰恰是想要将苏武装扮得高大全,浓墨重彩地表现他的忠义刚烈,却对他在匈奴娶妻生子之事“为尊者讳”。我们所以能够知道这么一点,还是沾了宣帝老儿的光,皇帝金口玉言,班固不得不记下一笔。

可以确定,这是一个真实的事件,而且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班固实在不必如此缩手缩脚。明万历十四年进士祝以豳写过一篇文章叫《子卿娶胡妇辨》,他认为此乃“沙漠无据之事”,很可能出于“谗邪之口”,并且说苏武以“十九年不屈之心”还报汉天子,“区区胡妇有无,胡足深辨!”即使有之,而苏武“内之丹衷无恙也,外之节旄无恙也”。此事之有无,没什么了不起,与苏武的大节相比,这个“区区胡妇有无”的事情,不值得深究。

而且,大汉的皇帝对此都并不介意,不仅派使者去将苏武的匈奴儿子赎了回来,还赐了官,而且还在麒麟阁绘上苏武的画像以示表彰:“宣帝时图画霍光、张安世、韩增、赵充国、魏相、丙吉、杜延年、刘德、梁丘贺、萧望之、苏武等十一人于麒麟阁上,以其‘皆有功德,知名当世,是以表而扬之’。”(《汉书?苏武传》张晏注云,麒麟阁是武帝获得麒麟时所建)

有人说苏武的异国婚姻只是一种策略,想让匈奴人放松对他的警惕。这与苏武的性情实在相去甚远。他是一个宁断不弯之人,所以才会几度自杀。有人说那个匈奴女子的外祖母是汉人,所以她有汉人血统,这更是荒唐无稽,看信物恐怕都不可靠(匈奴并不缺少汉人的器物),苏武恐怕需要来一个DNA鉴定。

其实根本不必为他找那么多理由,苏武只不过是一个正常人。况且我印象中的匈奴女子总是有一种令人无法拒绝的野性美和蓬蓬勃勃的生命力,聪慧俏皮,阳光充沛,敢爱敢恨,很能死缠烂打的那种。

“不辱君命”、“持汉节不失”的张骞在匈奴待了十年,不也一样娶了匈奴的女子为妻,还生了孩子?但他和苏武一样,始终没有忘记汉武帝交给自己的神圣使命,没有动摇为汉朝通使月氏的意志和决心。

《东坡志林》中记载,苏东坡与朋友谈养生之事,认为“去欲”最重要,也最难。苏东坡举本家苏武为例,说苏武牧羊北海,许多考验都经受住了,“然不免为胡妇生子”。东坡先生理解苏武,他本人即是在深情地吟出千古绝唱《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之后,该续弦续弦,该生子生子。

至于苏武异国婚姻的开端,我以为应该始于李陵第一次来劝降的时候。“单于使陵至海上,为武置酒设乐”,置酒是男人的事,“设乐”则该是由女人来承担了。是什么样的女人呢?有人说是歌伎,但以单于对苏武的了解,他是不会出此下策的。清代黄治的《味蔗轩春灯新曲雁书记》是以苏武故事为题材的古典戏曲,说北海驻扎队的队主因女儿立意要嫁有才有貌的华人而送女儿和苏武成亲。这个队主女儿以才貌取人的爱情价值观显然远远低于京剧《苏武牧羊》中胡阿云因气节而敬慕的境界。

说李陵首次劝降是苏武异国婚姻的开端,不只是因为李陵给他带来了女人,还因为李陵给他带来了关于结发妻子的消息:“子卿妇年少,闻已更嫁矣”。这让苏武失去了最后的支撑。曾经的誓言在岁月经行处化为一缕轻烟,遥不可及的爱情和曾经美好的回忆敌不过空虚的现实和笃定的时间。

如果李陵带来的这个女子既工于音律,又姿色过人,再加上对苏武敬慕属意已久,那么苏武久郁的生命此刻便很有可能打开心门。

接受匈奴女子,与接受匈奴的牛羊和草木,又有多大的区别呢?

如果一定要做一个百分百坚守气节的人的话,只有死路一条:不吃匈奴的雪,不喝匈奴的酒,不食匈奴的草实,不裹匈奴的毡毯。

再看李陵此番劝降失败之后,回到家里,倍感羞愧。他同情苏武的困厄,却不好意思再亲自去赠与礼物,便让自己的妻子去给苏武送了数十头牛羊。古代“男女授受不亲”,如果苏武孤身一人,身边没有女子陪伴,李陵怎会让自己的妻子单独去给他送礼?再大度的男人都不会这样做。

由此可以判断,苏武的异国婚姻,是从李陵的首次劝降开始的,而且李陵带来的这个女子与李陵的妻子很可能非亲即友,所以李陵和苏武的关系从此便更为密切,汉武帝驾崩的消息就是李陵后来去北海告知苏武的,可见两家一直过从甚密。这也是后来苏武回汉后还跟李陵有书信往来,并有李陵《答苏武书》中关切地告知苏武“足下胤子无恙,勿以为念”的原因。

  评论这张
 
阅读(5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