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卧船头天在水,半在红尘半为仙

 
 
 

日志

 
 

【付蓉】那些在青春的日子里  

2011-11-23 21:17: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注】刘付蓉是我在湛江时的学子,下面这些文字,很靓丽。我说,付蓉,你的文字功夫见长啊。她不敢相信,说:见长吗?听到老师的夸奖,还像小学生那样,高兴得跟什么似的。呵呵,希望现在或未来的学生,都能给自己的青春,留下一些生动的文字。让自己的现在或未来,更能见生命的足迹!

 一

  但我拖著躯壳 发现沿途寻找的快乐 仍系於你肩膊 或是其实在等我舍割

----《一丝不挂》

  6月是黑色的,因为有高考中考等各种象征结业的考试;6月是蓝色的,毕业一词带给人对未来的无限向往的同时还无可奈何地让人不得不面对离别。

  而对我们,6月之于我们似乎毫无意义。高考我们已经走过,要一定得有点什么情绪的话,那也是诸如什么“高考一周年”类的感触;而大四,更是遥远的未来,若一定要什么感叹的话,那也是让《蜗居》类写实的电视剧引发的对社会对未来的恐惧。差点就下意识地写个排比句了,忽然想起以前语文老师的真理---前面小排比,中间大排比,结尾小排比。当初是多么讨厌这种框架似的应试作文啊!甚至恨不得将脑子里的那些语句彻底冲刷掉,大学一年,不再写文字,一直以为自己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但现在却无奈地发现,原来我的手一直帮我记得那些告诫所代表的高三岁月。这样的感觉是不是很沧桑呢?

    沧桑是个很老很矫情的词,我一直都知道。但是却忍不住用,因为我找不到其他词汇来代替那种突然的失落突然的衰老感。是什么时候这样的感觉会突如其来呢?

   是一身白领的职业套装踩着双高跟鞋为赚点生活费而站在繁华的市区高楼上课时?

   是一个人站在公交站牌下等着一辆半个小时或者更久都不出现一次的公车时?

   是对着高三或初三的题目突然觉得脑袋空白并下意识地想向吉仔求助时?

   还是一个人在空荡的北操上运球投球转身上篮加变向突破时呢?

   这样的沧桑,其实说到底,只是对高中那时单调却热血的生活的追忆。一直以为自己脱离的牢笼,最后才发现那里原来藏着我们一直寻找的快乐。多么讽刺啊!我曾经那么迫切地想离开它~

   时间美化了那仅有的悸动,也磨平激动。

-----《红玫瑰》

去游泳吧?

   要考试,考完试再去吧!

   去打球吧?

   要考试,考完试再去吧!

   “考完试再、、、”这句话你是不是曾经无数次说过呢?

   我是!

   高达等高考完再看(虽然最后没做到),小说等高考完再看,电视剧等高考完再看,夜宵等高考完再一起去吃,篮球等高考完再一起打~~

我们总是怀着这样苟且的希望可耻地把所有想做的事推到无穷无尽的明天。是什么给了我们这样的笃定,认为人一定会有明天呢?为什么人这么肯定第二天睁眼自己还存活在这个世界呢?

     看见身边大多人都是对高中甚至是高三怀着一种悼念或者该说是极力想回到那段时间的情感,我只保持沉默。我们过于怀念过去,是因为我们脑海里自动过滤掉那些难过的回忆,而只留下美好的。

     也许他们的痛苦回忆能够过滤掉,但我的不行。

     我相信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每每为了高考屈心抑志不得不把所有喜欢做的事都放到一边而努力学习的无奈,不会忘记每天早上起来对自己说十遍“我爱化学”而把原本二十多分的化学赶到接近九十的高度的苦涩,不会忘记拿起生物书不得不面对我停留在七十多分而且不管我做多少题都无法提高的难过,更无法忘记两年都与自己心仪的大学以一分之差而一败涂地的绝望。

如此刻骨铭心的两次高考,如此痛苦的高三生活,我到底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离开,又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回忆你?

这不是迷惘,不是彷徨,只是在严峻的现实下,情不自禁地恐慌,害怕在高考后会得到一张苍白的成绩单。

这张成绩单很薄,却具有否定你所有努力的力量。

我曾经默默无语地爱过你,我既忍受着羞怯,又忍受着嫉妒的折磨;我曾经那样真诚、那样温柔地爱过你。

-----普希金

这么痛苦的高三,我们曾经度过的是最美好的岁月。

说起来确实有点讽刺,但却是不争的事实。

高三,不管你多努力去克制自己,不管你的理智怎么告诉你不能想太多无谓的东西,你都会有个,恋爱或是暗恋的对象。

曾经有个人,让我想成为更好的人。只因为厌倦了仰望。

那么默默无闻地在身后仰望着他几年,却从不敢露出丁点蛛丝马迹,怕被人取笑,更怕被他疏远的酸甜苦辣最后却已经变成一颗承载着无限怀念的纽扣,曾经最靠近心脏的第二颗纽扣。

为他改变,因他喜欢而喜欢,因他梦想而梦想,因他追求而追求。就像是向日葵一样,以他为中心,失去了自我。 

涉足有他脚步的任何领域是为了见到他,那么努力练球是为了看到他赞赏的目光,那么努力学习争得榜首只为他的视线能稍微投射到我身上一会。

不顾一切地想靠近他,多少蠢事都敢做,却害怕承认。怕被看穿,所以每次在他面前都装作若无其事很淡定;一条短信打了又删不知多少回才敢发出去还要装作群发的样子;看着一个人的QQ头像亮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暗下去还没想到到底该怎么开始对话、、、、

看似强悍,却懦弱无比。连喜欢都羞于承认。

最后也没敢跟其他人一样,在毕业典礼上上演表白门。

有人说过,暗恋是一场哑剧,说出来便成了悲剧。

这句话可能太绝对了,但是我宁愿消极地去相信。

毕竟王子和公主从此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只是童话。 

   那些爱我的人,那些沉淀的泪,那些永远的誓言一遍一遍。

----《心愿》

    高三,不管你如何埋头于学习,两耳如何不闻窗外事,你都会有个,至少有一个真正的朋友。

这个朋友曾经沉默地听你诉苦,为了让你开心陪你走完一圈又一圈地操场,陪你经历初恋或暗恋的开心和伤感。

这个朋友可能没有像电视里演的那样,陪你经历生死关头。他/她可能只是一个跟你一起在阳台上吃早餐聊着模拟考的人,可能只是一个在你生气时小心翼翼地说要把他的宝贝PSP借给你玩的人,可能只是一个在宿舍里听你讲小说然后不断在各种场合拉着你把小说讲完的人,也可能只是平时不熟却会在你考得差点时候问你一句“你最近怎么啦”的人~

他们只是在那么平淡的高三生活中,平淡地呆在你身边。就像左手和右手一样自然,存在时没有让你心存感激,失去了才知道自己原来已经残疾。

我们一起写下理想的大学,记得当时写的大学很多,但广外的居多,想也知道是呆在男女比例接近7比1的物理班里积压了太多的欲望或者说渴望导致的。不过最后带着广外梦去了男女比例升级为10比1的广工的广工麻辣佬想起我们教室后的大学贴作何感想呢?

没人会陪我踢毽子,所以没有人会很无奈地叫我“断点”;每天到点上课到点下课,所以也不会听到走廊外有人喊着“靓仔,拣只毽子”;大班上课,上完走人,所以也不会有人会走到我桌前说“走,去踩场”;什么湾仔杯港饮杯的宿舍级篮球赛也不再有,因为现在的寝室连一支球队都凑不起来。

练球偶然见过一帮上班族来学校打球,球技一般,却玩得很开心。关系很铁很默契,绝非我们印象中勾心斗角的同事关系。他们是朋友。不知道我以后进入社会是否也能有这样的一帮朋友相伴,就跟高中时候一样~

难离难舍,想抱紧些,茫茫人海,好像荒野。如孩儿能俯于爸爸的肩膀,谁要下车。

——《单车》

     网上有句话,“成功的速度一定要超过父母老去的速度”。这句话在高中生活时总是理解不透彻。因为那时的我们连父母老去是什么概念都不清楚,而对前途,更是迷茫得只剩下对大学的痴想。

印象中爸爸极少对我们大声说话,不是美国那种开放的国家,所以也不可能天天把我爱你挂在嘴边。传统成性的爸爸连关心的话都不好意思说。没心没肺的我很少给家里打电话,但每周必定会接到一次他的电话,不多不少,只有一次。但那时每次我问起什么事时他都说是按错键,我总是失笑。现在想想,为什么那个时候的我那么愚蠢,连他的想念都看不出来?

报考志愿时,他默默地看着我挑选学校,一间一间,都是外省。他沉默了很久,还是忍不住让我看看省内的学校。如果我知道他的难过,我想我那时一定不会那么理所当然一点反转余地都没有地斩钉截铁地扼杀他的期望。念书时一年回家两次,以后工作了一年回家一次,那么以后见到他的机会都是可以用手指数得出来。

终于是到8月底——踏上远方的求学路时,我坚持不让他送,连火车站都不让他送去。最后一遍拒绝他时,我知道他是生气的,甚至可能是难过的。他或许会认为我因为嫌他啰嗦不让他一起去。我又何尝不知他是不放心呢?我只是想告诉他,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前方的路是未知的,但他始终不能陪我一世,既然不能始终陪伴,不如一开始就放手让我一个人走,至少我是习惯的,省去从有到无的伤心。妈妈送我上了公交之后,又叮嘱了几句,我略过头,看见十字路口上隐约着本应在办公室的他,泪意即将汹涌,但我仰起头,对妈妈,也是对他说:我走了,放心。然后离开。车开的那瞬间,我以为我会哭,结果没有。此时此刻,离别的气息很弱,一切都好像跟平时没什么区别,就像我还在不远的高中念书,车开了,下个月还会再带着我回来一样。这样就很好。

回忆之所以美好,是因为我们回忆的时候会自动略去记忆中痛苦的部分。也许是对的,但回忆仅仅只是回忆,没有任何力量!那个是我的过去,是过去的我;现在的我每日奔走忙碌却迷茫,以后的我也将会是“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的无可奈何,那我现在所做的,也只是希望不再忘却罢了。无意~

  评论这张
 
阅读(36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